<dd id="gw0ci"><object id="gw0ci"></object></dd>
<center id="gw0ci"><bdo id="gw0ci"></bdo></center>
  • <xmp id="gw0ci">
    <tt id="gw0ci"><samp id="gw0ci"></samp></tt>
    <noscript id="gw0ci"></noscript>
  • 收藏本站 常州仁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專業生產:精密鋼管,無縫鋼管,汽車管,電機殼鋼管等管體機械零部件!

    關稅挽救不了衰敗的美國鋼鐵產業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我的廠房、機器設備均可搬走, 但只要把人員給我留下,幾年之后我仍然是鋼鐵大王?!泵绹颁撹F大王”卡內基曾說過這樣自信無比的話。

    關稅挽救不了衰敗的美國鋼鐵產業 行業信息 第1張

    實際上,今天生產同樣產量的鋼鐵已根本用不上美國“鋼鐵為王”時代所需的那么多工人。美國人曾把鋼鐵產業看成是“美國脊梁”,在美國的商界和文化元素中也隨處可見“鋼鐵俠”的身影。但在過去60年,曾引以為傲的美國鋼鐵業經歷持續衰退,競爭力不斷下降。為“挽救”本國鋼鐵業,美國總統舉起“關稅大棒”。預計美國東部時間3月23日,按照特朗普8日簽署的命令,美國將開始征收進口鋼鐵和鋁的關稅。當他迎合部分美國產業工人和利益集團的鋼鐵情結時,又有多少其他產業的美國民眾在抱怨這一莽撞的政策呢?

    關稅挽救不了衰敗的美國鋼鐵產業 行業信息 第2張

    圖為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鐵銹區”的一家鋼鐵廠。

    短暫輝煌的“鋼鐵為王”時代

      二戰時期,美國本土沒有經歷戰爭,而日本、德國的鋼鐵廠被炸成廢墟。二戰結束后,亞歐國家的重建、美國城市的發展以及美國人對新車的需求,都催促著美國鋼鐵產業加大產量。上世紀50年代,美國鋼鐵產量占世界鋼鐵總量的40%。這樣輝煌的歷史,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感慨:當美國“鋼鐵為王”時,沒有任何產業比美國鋼鐵業更強大、更重要。戰后全球對鋼鐵的需求似乎無窮無盡。從1948年起的10年內,美國鋼鐵工人的平均人數一直保持在接近70萬。

      鋼鐵產業的鼎盛讓美國幾代人都津津樂道。在美國,商業奇才埃隆·馬斯克被譽為“硅谷鋼鐵俠”,系列漫畫中有“鋼鐵俠”,科幻冒險電影中有“鋼鐵俠”。最近的一位“鋼鐵俠”出現在 2013年上映的電影《逃出熔爐》中。該片講述的故事是:羅塞爾子承父業,成為鋼鐵廠工人,一度生活窘迫的他因一起意外事件入獄4年。出獄后,羅塞爾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的弟弟又被人殺害,在警方推脫責任后,為查明真相,他拿起武器,開始為親人討回公道……

      正如鋼鐵工人羅塞爾遭遇各種不幸一樣,讓美國人曾經自豪的鋼鐵產業也處于低谷。上世紀50年代,歐洲的鋼鐵制造商建造新工廠,拆除完全沒有效率且過時的平爐,反觀美國的大型鋼鐵公司卻無動于衷。到20世紀60年代,技術落后的美國鋼鐵工業漸漸失去霸主地位。1973年,美國產鋼約1.5億噸。2015年時降至接近8700萬噸,自動化導致產業工人減少。如今美國成為世界上頭號鋼鐵進口國。美國佐治亞大學專門研究鋼鐵史的歷史學教授史蒂芬·米赫姆認為,二戰后歐洲和日本等競爭者以遠比美國同行更快的速度應用更高效的生產技術,從而獲得更多優勢。米赫姆表示,雪上加霜的是,美國不愿做出改變,歸根結底是管理層掉鏈子。

      《洛杉磯時報》1986年8月25日就曾刊文哀嘆美國鋼鐵業的衰敗,文章說,“過去20多年,美國鋼鐵業可以通過對進口產品征收高關稅而得到某種形式的保護,但我們的鋼鐵行業仍普遍抱怨說無法競爭”。成立于1901年的美國鋼鐵公司是家“百年老店”,它是世界上第一個垂直整合的鋼鐵制造商。1959年,該公司仍是美國第七大最有價值的企業。1959年7月爆發的50萬鋼鐵工人大罷工對美國鋼鐵業造成災難性的打擊。1991年美國鋼鐵在“上榜”90年后被踢出代表美國最強大企業的道瓊斯工業指數,標志著美國鋼鐵產業時代的壽終正寢。迪士尼和摩根大通被加入該指數,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后者以美國鋼鐵的創始人摩根為其公司名稱。1997年伯利恒鋼鐵成為最后一家跌出該指數的美國鋼企,取而代之的是沃爾瑪和惠普等公司。

    懷念鋼鐵工人風光的時代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就表示,希望保護受到外國競爭擠壓的美國制造業,而美國鋼鐵業是其中之一。更重要的是,鋼鐵生產集中在中西部的老工業州,如賓夕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這些州在最近的總統選舉中表現得搖擺不定。

      賓夕法尼亞州莫內森鎮一家名為惠靈—匹茨堡的鋼鐵廠正等待著特朗普兌現競選承諾。這座鋼鐵廠曾被當地人視為“莫內森的珠寶”,最多時有2000多名工人。工人們炫耀說,自己生產的鋼鐵建造了舊金山著名的金門大橋。小鎮鼎盛時期有購物中心、銀行和豪華酒店,如今除了廢棄的廠房,僅有一家銀行、一家保健品店和一家診所。65歲的格隆博當過35年的鋼鐵工人,他至今還保留著穿破的工作服。格隆博近日在接受美國媒體采訪時說:“1980年時大家還對這里充滿憧憬,我們也以當鋼鐵工人而驕傲。如今我依然不改初衷?!钡?986年美國鋼鐵產業陷入崩潰之際,這家有著幾十年歷史的鋼廠倒閉。和很多人一樣,格隆博失去工作。很快莫內森鎮開始凋零破敗,商家紛紛離開。支持了一輩子民主黨的格隆博表示,當他聽到特朗普的講話后,感到一種久違的東西——希望,于是就投了共和黨人的票。格隆博說:“他確實想加強本應是‘美國脊梁’的東西。誰承諾將鋼鐵業帶回來,我就給誰投票?!钡透衤〔┑南敕ú煌?,莫內森鎮前鎮長馬弗拉基斯認為,特朗普不可能使鋼鐵行業恢復往日輝煌,因為“如今用400人就能生產當年同樣多的鋼鐵”。

      美國鋼鐵業總覺得還有希望。美國“克利夫蘭”網2017年9月刊文稱,克利夫蘭的鋼鐵產業反映出美國的崛起、衰落、竭力求生和有可能再次崛起。那里從19世紀起就在凱霍加河兩岸和伊利湖周邊建廠生產鋼鐵。二戰期間,克利夫蘭的鋼鐵產業養活了3萬人,但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衰落。當地鋼鐵企業的夢想是:“總有一天我們將重新崛起!太陽將再次照耀克利夫蘭!” 

    每次折騰都是自我懲罰

      美國商業內幕網稱,特朗普并非首位試圖重振美國鋼鐵業的總統,但新的高額關稅將產生甚至比此前任何貿易戰更嚴重的后果。約翰遜、尼克松、里根等美國前總統都曾在一段時間內限制進口鋼鐵量,以提振美國鋼鐵業。如約翰遜1969年曾限制鋼鐵進口量,卡特試圖為進口到美國的鋼鐵設定最低價,奧巴馬對汽車使用的某些鋼鐵征收高關稅以限制美國進口中國鋼鐵等。美國上一次對進口鋼鐵產品征收高關稅是在2002年小布什政府時期。受負面影響的美國建筑和汽車行業依靠強大的政治游說集團,敦促美國全國制造商協會出面反對鋼鐵關稅。咨詢企業“貿易伙伴關系”研究估算,小布什的這次折騰導致美國有2.6萬至20萬人失去工作。

      美國鋼鐵產業離不開美國政治。據美國《華爾街日報》16日披露,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與美鋼鐵產業利益集團來往密切,曾指使鋼鐵公司提供資金,拍攝支持其政治觀點的紀錄片。而在中國與全球化智庫高級研究員何偉文看來,特朗普政府拿鋼鐵開刀強征關稅主要還是政治問題,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特朗普在競選時表示要保護那些“生銹”地帶,執政滿一年后又馬上面臨中期選舉,他在此時簽署強征關稅令,是要兌現政治承諾。

      “鐵銹區”的鋼鐵工人或許認為特朗普在兌現競選承諾,但這個行業之外的人可不這樣看?!度A盛頓郵報》刊文稱,特朗普對鋼鋁征收高關稅將迫使其違背選舉承諾——美國鋼鐵業雇著約14萬人,而消耗鋼鐵的產業卻涉及650萬人的就業。這意味著特朗普正在為幫助14萬人而向另外650萬人征稅。在競選期間,特朗普承諾將使俄亥俄、密歇根和賓夕法尼亞等州的汽車產業比以前更好,但征收鋼鋁關稅將損害這些州的汽車產業?!百Q易伙伴關系”開展的一項獨立研究估算,特朗普此舉將讓18萬人失業,明顯多于美國鋼鐵產業現有從業人員的總數。3月8日,特朗普簽署鋼鋁關稅令后,美國鋼鐵行業抓住機會,國產熱軋鋼卷的價格隨之上漲4%。對“美國的酒桶”這樣過去只選擇用美國國內鋼材的企業來說,關稅政策導致其出于成本考慮不得不解雇1/3的工人。不僅如此,特朗普承諾重建軍隊,但提高鋼鋁價格將導致新建軍艦、飛機和其他軍事裝備成本上升,這意味著美國只能制造更少的裝備,從而損害美國國家安全。而且,所有這些還沒有考慮美國貿易伙伴的報復性措施。

      美國鋼鐵產業衰敗,但不妨礙商人逐利?,F任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曾把一家大型鋼鐵公司賣給外國公司,從中大賺一筆。2002年,羅斯和投資伙伴收購幾家瀕臨破產的鋼鐵公司,合并為國際鋼鐵集團(ISG),并于2004年將其出售給鋼鐵巨頭拉克希米·米塔爾,這筆交易讓他們賺了約20億美元。

      對特朗普來說,征收鋼鐵關稅更像是一場豪賭。此舉不僅是以貿易戰大棒來敲詐世界,更重要的是,一味追求“鋼鐵為王”的昔日情結和急著拉攏選民,也將給美國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美鋼鐵產業,已和現代不合拍

      德國的一個政治家說過:“鋼鐵即國家?!币粋€大國的經濟發展,沒有鋼鐵業支撐是不可想象的。通過對鋼鐵業的扶持,一定程度能讓國家經濟體制重整。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高關稅政策,看起來是為保護國內14萬鋼鐵工人的權益,并上升到保障國家安全的戰略,但實際意義卻不大。美國的問題是,鋼鐵企業已多年不進行設備投資,而從事鋼鐵生產的工人,其追求的社會福利、醫療勞保又不是哪個國家、哪家企業能支付得起和長久維持的。產業技術落后,卻要有最優厚的產業福利、最完備的環保措施,這些讓美國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難以振興鋼鐵產業。在這一點上,日本的企業家早已領教。

      二戰結束后,日本的鋼鐵技術主要依賴美國幫助。到了上世紀80年代,日本與美國的鋼鐵業博弈發生大逆轉,日本鋼鐵企業的經營能力、技術水平開始反超美國。筆者去年和原日本鋼管公司高管男澤一郎等友人合著《日本鋼鐵業的明與暗》一書時,記得男澤一郎說:“當時美國的問題是鋼鐵產能過剩、產品價格非常不穩定,加上工人不斷罷工,導致美國從日本及歐洲國家進口產品劇增。美國鋼鐵企業大都是老企業,退休員工的退休金負擔、退休員工的醫療費用等不斷增加,企業拿不出錢進行設備投資,生產效率很低?!?/p>

      據日本業內人士講,1984年日本鋼管去美國投資并購時,看到一些美國鋼鐵廠的儀表陳舊,很多幾十年前的設備完全不能和現代鋼鐵工業合拍。當時的美國金融機構也不愿向鋼鐵企業投資。正處于經濟泡沫時期的日本企業家手里有大量資本,他們認準美國汽車業依舊龐大,對鋼鐵有很大的需求。新日鐵、川崎制鐵、住友金屬、神戶制鋼所等紛紛拿巨資到美國并購當地企業,希望通過并購,導入日本的經營形態以扭轉美國鋼鐵業的被動局面。

      讓日本企業家始料不及的是,再多的資本投入到美國也無法改變美國技術落后的局面。不僅如此,美國鋼鐵工會與日本資方談判時唇槍舌劍,堅決不接受日本“以和為貴”的勞資主張。男澤一郎回憶說,隨著對環保的要求日益提升,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除兩家日本并購的鋼鐵企業還勉強維持外,其他四家被并購的美國鋼鐵企業或者倒閉,或者再次被其他國家的企業以極低的價格并購,日本對美鋼鐵業的投資最終完全失敗。如今,美國不僅不能解決其鋼鐵技術、生產能力問題,相關貿易政策又被人詬病。美國的悲催讓特朗普貿易及經濟政策難以落到實處。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

    *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051983611681
    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提交留言
    * 必填項
    * 必填項
    * 必填項
    * 必填項
    看不清點擊圖片換一張
    伊人大蕉焦精品在线